焊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银杏树供大于求农民叫苦不迭【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7:04:41 阅读: 来源:焊丝厂家

[会商宝花卉苗木网导读]山东郯城县和江苏邳州市毗邻,那里被称为我国“银杏之乡”。上世纪90年代,以叶、果加工为主的银杏产业在那一带兴起,银杏成了农

山东郯城县和江苏邳州市毗邻,那里被称为我国“银杏之乡”。上世纪90年代,以叶、果加工为主的银杏产业在那一带兴起,银杏成了农户广为种植的树种。21世纪后,随着绿化市场逐渐升温,当地苗农转投绿化市场,户小量大,五六年来银杏买卖做得风生水起。然而从2011年秋季开始,“跌价”、“有价无市”如一盆盆冷水浇在这个炙热的银杏产区,一些不诚信的经营者也扰乱着市场。具体表现如何?记者前往一探究竟。

全民齐上阵的产区

在郯城和邳州,银杏经营户有句笑谈:“别去跟上海人比钱多,别来跟我们比银杏多。”此话非虚。记者在郯城的新村银杏产业开发区(简称“新村”)及邳州的铁富镇、港上镇等主要银杏产地走访时发现,几乎每家房前屋后都是银杏,蔬菜、养殖等其他农业用地寥寥无几;在310国道的铁富镇路段,交易的人群热闹非常,微型车、拖拉机、三轮摩托改装的运苗车奔走于大街小巷。据邳州银河银杏苗圃场经理胡杨峰介绍,该地以产中大规格银杏为主,旺季时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新村友联友银杏苗木培育基地业务主办孙鹏告诉记者,在郯城新村以从事银杏产销为主的千户有余。“如果算上临时工、吊车租赁户、市场餐饮住宿经营户等间接参与者,全镇8000户可说是‘全民皆兵’。”据了解,郯城和邳州的大部分银杏掌握在普通农户手里,规模化、企业化运作的经营户不多,有十几亩苗圃的就算大户;像胡杨峰、孙鹏这样年销售额逾百万元的苗木经纪人,属于企业化程度最高的一类;此外,还有大批活跃在种植户与经纪人之间赚取“信息费”的小贩。“其中不少经营者身兼数职,身份也时常转换。”胡杨峰说。

种植面积到底有多少?许多做了十几年的人都不敢断言,但大多认为五六十万亩的官方数据有些保守。“一是银杏生产已逐渐延伸到主产区的每个角落;二是产区也在不断向周边乡镇延伸。”胡杨峰估计,仅是铁富、港上、新村等方圆十多公里的范围内,四五十万亩的量绰绰有余,而周围乡镇的生产面积不止10万亩。

急转直下的行情

2008年后火热的银杏行情让当地不少人赚得盆满钵满。“之前普通农户人均年收入也就四五千元,如今涨了10倍。”胡杨枫说,前两年行情好,一个起树工多的一天就可赚千元。可好景不长,从2011年秋季开始,全国银杏行情急转直下,价格下跌、订单量锐减。有经营户告诉记者,当地银杏生产成本低,价跌了但仍有利润空间,“没订单才是真正压力。”

“去年春天2000多元一株的银杏,现在只卖1000多元。”铁富镇银杏交易市场卖苗的李先生说他之前主要发银杏到上海,在那有销售点。“以前我常驻上海,主动上门订货的采购方不少;现在那边接不到单,今年我就回来倒苗了。”李先生说,如今议价权已朝买方倾斜,一车胸径20厘米销往上海的苗赚3000元———这已经低于他的心理底线,可今年还是没做成几单生意。

不仅是上海方向受挫,西南地区作为往年的“大客户”,近来订单量也大幅缩水。新村银杏交易市场的王女士主要发“云南苗”,她说今年价格较两年前降了三到五成,订单量降了一半多。胡杨峰也坦言,他今年来自重庆、四川的银杏订单下降不少。“前两三年我全年总能发四五百车苗,今年也就一两百车。”他还提到,以往旺季时,经纪人的利润在10%到20%之间,对于一些散客和现货现钱交易的客户,利润则会偏低些。“今年的利润明显下降了,有些甚至不足10%。”

乱象丛生的买卖

不仅有外患,还有内忧。“价格乱、规格乱”,当地大部分经营者这样“吐槽”。了解银杏市场的人都知道,由于冠型、干型差异,相同规格的银杏价格区别很大,如胸径25厘米的银杏今年每株就有1万元到1.2万元不等的报价。此外,有人通过“包假皮、乱提根”等手法在规格上作假,然后再压价出售,又进一步拉开价格差异———这让正规经营的商户既无奈又懊恼。胡杨峰告诉记者,“包假皮”的做法如今少了,不过乱提根的苗仍很普遍。

“不地道,毁招牌!”铁富镇宋庄村的几位起苗师傅对此颇为愤慨。据他们讲,有的假苗提根10余厘米,有的甚至截去部分上层的主根,“打扮”一番运到市场上去贩卖,没经验的人不易辨认。“这样一来,胸径足足‘大’了2厘米,23厘米的银杏当作25厘米的卖,价格压到七八千元一株,比实打实的苗便宜3000元,市场都给他们搞乱了。”一位工人说。

“除了‘缺斤少两’外,树的成活率也是大问题,有的还达不到50%。”胡杨峰说,要保证带有80%以上的原根,胸径25厘米的银杏应取直径1.5米以上的土球,而有的苗只有直径1.2米的土球。“大部分土球不达标的苗都是不合规格的,而且由于伤了根,土球不紧,容易松散。”胡杨峰认为,为一时之利而扰乱市场、败坏“银杏苗乡”名声的行为都是得不偿失的。同时他也提醒采购方,不能为贪图便宜而忽略了后期的成活率、养护成本等问题。

且行且思的突破

外患加内忧,银杏苗乡在火了一把后骤然降温,下一步到底将如何应对?各类银杏的交易会、文化节和郯城新建的苗木市场让生产者感到了些暖意,不过笼罩在头顶的乌云仍然存在———“新苗木市场估计运作起来成本不低”、“如何才能将展会、交易会办得更具影响力”、“混乱的市场如何规整”等等顾虑和问题,都表现出当地经营户对下一步发展的迷茫。

胡杨枫认为,“走一步算一步”难以打破眼下的僵局,与其坐等市场转机,不如自己寻求突破。他分析说,当地作为传统的银杏产区,发展苗木产业要突破“树、地、人”三大瓶颈。

首先是树种过于单一,产品缺乏多样化。据了解,悉数在当地交易的石榴、国槐等基本都是老树,并非苗圃生产。而胡杨峰也准备筛选出一些适合套种在银杏树下的花灌木,“多元化经营,能提高苗圃的抗风险能力和市场竞争力。”他说。

再有,土地流转困难也制约着当地苗圃规模化、企业化发展。胡杨峰认为,当地户小量大,种植户尝到了种银杏甜头,大多不愿出让土地,政府也不好强行介入。“主要得处理好利益分配。”他认为当地可以效仿河南鄢陵等集约化生产的苗乡,由政府出面引导,鼓励经营户企业化发展。“整体生产力上去了,农户也能获得更多收益。”胡杨峰说。

最后,经营者鱼龙混杂,不诚信行为也扰乱着整个市场。胡杨枫认为,市场大、经营户多,就容易出乱子,难以拧成一股绳。到底要如何规范?胡杨峰想到了“抱团”,并发起建立“邳州市苗木协会”和“全国诚信苗圃联盟”的号召,旨在团结起经营者,与不诚信的经营行为“叫板”,将整个诚信交易的品牌和网络辐射、覆盖到全国市场。“总之,我们邳州和郯城‘银杏苗乡’的牌子不能倒。”胡杨峰说。

小房间的装修设计注意细节小房子装修窍门轴承座轴承座

秋的再会剧场版窈窕淑女后篇今秋上映周雨植周雨植

玉米短期调整中长期依旧看好王麟王麟

新疆一五团把有机肥当成宝赤壁赤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