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看郭敬明的爵迹看些什么

发布时间:2020-07-13 11:20:23 阅读: 来源:焊丝厂家

在《收获·长篇专号》2010春夏卷上,《爵迹》以“破天荒”的姿态登陆了首期“延伸阅读”专栏,这是继《人民文学》刊载《小时代2.0》后郭敬明作品在重量级传统文学期刊上的又一次高调亮相,由此拉开了《爵迹》的出版营销序幕。

2010年8月,《爵迹I》在卯足了一众粉丝的期待后姗姗来迟,当月即进入虚构类畅销书排行榜第2位,次月升至第1位,全年居第4位。与之同期发售的还有《爵迹·限量版》的预售卡,引发多地书店的排队长龙。限量版已经成为郭敬明图书营销的重要法宝,连青春文学的另一位领军人物韩寒在推出新书《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时也忍不住玩了一把“限量版”。然而,郭敬明的这份“豪华”的限量版直到岁末年初才得以兑现。

这之中,郭敬明以其“品牌”又玩了一次险:“不再是简单地在连载的基础上续写结尾,而是将整个故事的脉络重新大三,在开头、中间、结尾,都穿插进数万字的全新伏笔和全新隐线,这样将造成整个故事的变动和更改……”《爵迹I》上的这段“创作感言”明确地释放出两个信号:一是他精益求精,二是他有胆挑逗市场(在作品未完成时即上市销售)。事实证明,他没有让市场失望,或者说市场没有让他失望,岁末年初上市的《爵迹II》在2011年1月登上虚构类畅销书榜首,带动《爵迹I》紧随其后,同期面市的“设定集”《爵迹·燃魂书》也排在第23位,9本作品入榜,使郭敬明成了当月榜单的最大赢家。

“回顾一年来的虚构类畅销新书话题主要集中在以下两类,一类是‘盗墓’、‘玄幻’等脱离现实主义,另一类则是结合了当下社会热点的‘职场’、‘婚恋’等小说” ,从开卷对2010年虚构类畅销书的回顾中不难发现,除了“盗墓” ,郭敬明凭借《爵迹》和《小时代》紧抓“玄幻”和“职场”两大主题,而“婚恋”主题则有其旗下的落落以《剩者为王》、笛安以《东霓》在呼应,其工于市场的心计丝毫不弱于文笔。郭敬明及其团队“市场导向”的出版策略不仅是出版界的一个典型案例,也可成为探讨今日社会文化的一面镜子。

具有市场意识的作者带给我们的信息量除了作品文本外还有更多。然而许多关于青春文学、网络文学的评论却往往是由社会到社会,作品本身的“可读性”被忽视,导致文本成为可有可无的“第三者”。在《收获·长篇专号》2010春夏卷上,有郜元宝和甫跃辉对《爵迹》一贬一褒的两篇评论:郜元宝由“语文基本功问题”入手,对第一回前三个自然段进行“作文批改”,而后又通过“打斗·命名”和“灵魂游戏”两部分,对郭敬明的语言、拼凑和“玩弄灵魂”等问题加以讥挞,末了不忘提及郭敬明的传奇经历和抄袭污点,并坦言“对作家的精神指向,对小说显示的可能的精神归宿,依旧茫然”,并进而发问:“倘若郭敬明和他的粉丝们真有一种我看不懂的青年亚文化,那它的核心究竟为何?” 甫跃辉的评论尽管从“功能”上讲应是基于一个褒扬的立场,但他还是隐隐地用日本漫画和《魔戒》点出“何其相似”的问题,对于郭敬明的努力,他只点出“让笔下的世界尽量具体化”和“将侦探小说的叙述方法引入了奇幻小说”两点,其后则“旁征博引”《西游记》和《功夫之王》等作品表达他对《爵迹》的“核心肢体”是“成长小说”的判断。

其实,登载在《收获》上的这部分《爵迹》并不是“最终版”,相较于郭敬明复杂的设定和庞大的构想,这部分似乎只是一个序幕,也难怪批评家们“无从下手”,说得更多的是种种关联的例子。现这部作品既已完整面市,有了结合全文对这些问题进行再思考的可能,怎样看《爵迹》?要看的不止是小说,还有小说以外的更多。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关于郭敬明我一直不太喜欢,关注的也很少很少,但是对他的营销手段却十分欣赏。在图书市场同质化强烈,被电子图书严重冲击的时代,他总能够使出一切杀手锏去攻克消费者的心。我们可以不看他的书,可以不关注他的消息,但是他的创新营销却值得我们学习。——李特

大学时代看了他的《梦里花落》,也是在大学时代,忽闻《梦里花落》涉嫌抄袭,之后的沸沸扬扬的诉讼事件没有再过多关注,只是书中林岚、133、闻婧、路叙等等鲜活的人物形象仍然清晰可见,因为不想把对郭敬明其人的质疑转嫁到其小说中,全当看了庄羽的原创作品《圈》吧,也许这就是读者的失落与无奈吧。而同时不再关注这个作者,和他的书,也经常见到他和“市场导向”四字挂钩,不过想想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现在社会什么不和市场在努力的接轨呢?——李斐

爵迹,听来也便和玄幻挂钩了。在网络玄幻充斥的今天,讲着情节,相信比他强很多的大有人在。只是,他确实占据了出道“正统”的位置,然后有了这样的地位。再者,对于他本人各种作风,其实愈发不喜欢,在这里也不用什么样的词儿做形容了,大家不言而喻。——杨文

没有看过他的小说,听得倒是挺多的。读过他的散文,觉得他的文字还是挺美挺有个性的,只是这两年他越来越多的出现在电视综艺节目上,个人觉得是不是有点损他的文化形象。很多时候有点炒作,虚张声势的感觉,对于一个文学作者来说难免会让人觉得缺少内涵。——汪兰

没看过,也没听说过,但是,根据本文的报道,使我想起了西方现代著名的精神错乱梦幻类小说“尤利西斯”,时间会说明一切,大浪淘沙是一种常态。——栗彦卿

自从看了郭敬明的幻城和梦里花落知多少以后,基本没有怎么看过他的作品。关注韩寒多一些,郭敬明文章写得凄美,但人不同道。——刘鹏飞

初中和高一的时候对郭敬明的小说十分爱不释手,对里面的华丽词藻气氛渲染痴迷,身边的同学都对他的书赞不绝口,不过人总是会变的,我想这是因为自己成熟起来,开始发现小四的书写来写去不过是校园那些伤感故事,不是自杀就是被强奸,这个调调看久了就嫌腻,而且自己的视野开阔了觉得这种校园伤感小说不再能满足自己精神需求,有一个极端的例子,曾经一个很痴迷小四的同学跟我说如果她还在看郭敬明的书简直就是侮辱她自己的智商。她这话有点极端也有点太自大,不过我的确觉得郭敬明的粉丝绝大部分都只是高中或以下的学生娃娃。——高欣婷

虽然郭敬明用销量和粉丝量验证了他存在的意义,同时也被冠之于青春文学写手的名号,但比之韩寒,我还是更喜欢后者。相信每个人都有关于郭敬民时代的回忆,中学时候躲在被窝里偷偷流泪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可遗憾的是,郭敬民始终停留在青涩的十几岁,即使年纪越来越长,思想却依然青涩。虽然青春值得回忆,但和不断在成长成一个成熟青年的韩寒相比,郭敬民显然肤浅很多,或者可以说小四只是一个商人而已,和文学不相干。——胡倩

没有阅读就没有发言权。提到郭敬明,总是要拿韩寒出来对比。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有一个韩寒和郭敬明。一个理想主义,一个现实主义。一边满心期待着像韩寒一样铁肩担道义,一边又满脑子琢磨着像郭敬明一样大把挣钱花。——笔笔的笔

年轻的时候,还可以,现在,拿着郭的书,实在是不入眼。倒不是说,他写的多烂,或者我写得多好。而是,气场不合。我不喜欢关注他所关注的那些琐碎。不喜欢他这个人。在这个以赚钱为唯一标准的时代,郭敬明毫无疑问是成功的。他就有本事让一众年轻孩子为他疯狂,为他奉献银子。我不羡慕他。我努力让成熟的大人们慷慨地奉献银子。文字本来就有挑动欲望的基因。情诗就是最佳证据。虽然,现在情诗有被钻戒取代的危险,但甜言蜜语从来都屡试不爽。所以,我坚决相信文字的忽悠能力。——龙在天

此人是一个写手,我这样的定义,小说或者文章没有任何的意义。——刘小许

已经过了看郭敬明的年龄,对于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不再感冒,还是回归现实。——张欢

郭敬明可以说是青春文学的一个领军人物,不单作品写得好,而且也非常注重市场营销。郭敬明在80后当中拥有众多的粉丝,限量版发售也是一种独特的营销手段,抓住了书迷们对偶像崇拜的心理,因此能够获得较高的市场收益。——程鹏丽

他比他的作品更能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个表征。或许在免费的无纸化阅读日益普及的今天,许多人更想看他怎样让一众读者心甘情愿地掏钱买书。——小迷

看了上边的评论,大约十三四条,只有两个评论是绝对正面的。说没有看过的占了接近一半,剩下的就是对他的作品“表示遗憾”。从这种统计结果来看,他离作家还离得远,只是一个商业符号。我也几乎没有看过他的书,曾经看过某本书的一章而已,那本书的名字已经记不清楚了,记得开篇就是摇滚乐、艺术青年、颓废、伤感这些东西,就没有看下去,觉得是个玩文字游戏的小孩子。——马超

对于郭敬明描写哀伤、痛苦、无奈、迷茫,我还是很佩服的。不过他开始写玄幻、仙侠之类的我就不再关注了。大概是,就那段时光来说,看他的文字,真的是会45度仰望天空,感叹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然后躲在某一时间,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躲在某一地点,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我牵挂的人。你看你看,我都能默写这些文字呢。可是人不能永远十七八岁,这段时光终究会过去,还好还有很多的小孩子会十七八岁,要不然,郭敬明也不会研究市场,改写现在的十七八爱的仙侠修真玄幻了。——潘昕妙

遵义西服订做

松原设计西服

松原职业装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