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盛大两年内多位高管因与陈天桥意见不合离职

发布时间:2020-02-11 03:51:34 阅读: 来源:焊丝厂家

作为中国网络游戏行业乃至互联网行业偶像级的创业人物,盛大董事长陈天桥无疑是成功的;作为曾聚拢“打工皇帝”唐骏、游戏界“三朵金花”之一李瑜、“快女教母”龙丹妮等各领域精英的老板,陈天桥无疑也是成功的。但当这些得力干将加速隐去后,陈天桥离梦想中的“网络迪斯尼”还有多远?

离职潮还未停

谭群钊,前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这位盛大元老1999年就开始跟随陈天桥、陈大年兄弟创业,是盛大最核心的高管之一,即便职位曾被唐骏超过,但也一直被默认为陈氏兄弟之外的盛大创业团队第三号人物。

正因为上述特殊的身份和地位,他的离职被外界赋予了更多解读性猜测。谭群钊本人用一份致员工的公开信给出两个缘由:“盛大游戏二季度的收入下跌以及未达到预算,作为CEO我负有主要责任,从去年年初我得病住院开始,其实身体已经不太能支撑高强度的工作。”

而陈天桥的解释也符合作为老板的逻辑。他在盛大内部高层管理会议上对谭群钊在盛大近13年的工作,特别是前9年给予高度评价,称他“在网络游戏业务从草创开拓期发展为行业领导者的过程中他克服了各种困难和挑战,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对谭群钊近三年做盛大游戏CEO的表现,陈天桥对其的评价是“有功有过”。由于业绩的下滑,谭群钊主动承担责任提出辞职,陈天桥认为是“非常负责任的态度”,指出此举让“新管理层放下思想包袱,轻装上阵”。

颇为微妙的是,在盛大游戏内部,谭群钊的离去充盈着一种更加温和甚至有点委屈的气氛。在与记者的交流中,一名基层员工着重强调了这些字眼:“其为人随和、低调,颇得人缘。”

谭群钊并非第一个离职盛大高管岗位的盛大人,也并非每个人离职都透着温情,更多时候是种血淋淋的残酷,不乏争斗。有微博网友就措辞激烈地评论认为:“两年,14个高管离去;最高工龄为13年、3个工龄在5年以上、5个工龄仅1年;5个CEO、3个总裁、4个副总裁;4个来自盛大游戏、2个盛大云、7个酷6高管。桥哥的帝国梦碎得一塌糊涂。”

帝国梦有分歧

在记者的粗略统计中,近年来离职盛大的高管远不止14个人,不但涵盖酷6网、盛大文学、盛大游戏、盛大在线、盛大影业和边锋平台(已出售)六大子公司,诸如网游传媒、华友世纪(均已整合)等边缘性业务也屡见不鲜。

而之前每次盛大高管离职时出现最多的词汇就是“意见或者发展思路不合”,当事一方是离职者,而另一方就是陈天桥。

谭群钊之前的盛大游戏CEO李瑜离职时说:“如果我继续留在盛大,我可以继续拿我非常丰厚的报酬,但是我要追求我的梦想”,但有业内人士判断,这与李瑜在盛大游戏被边缘化有关,陈天桥有意让其管理与金山的合资公司。而前华影盛视CEO龙丹妮辞职时则表示,“很累,分身乏术,所以选择回去”。

前边锋总裁许朝军在微博里说:“自己要开始惊险一跳。”而另有说法称,作为来自社交网站的“空降兵”,许朝军与边锋的老牌软件发展思路差异巨大。实际上,无论是盛大游戏、华影盛视还是边锋,都曾是盛大重点拓展的核心业务,但当老板陈天桥的意志与具体负责人的意志发生分化时,结果总是一边倒。这在盛大边缘性业务中更为明显。

曾有知情人士透露,前新浪销售总经理张雨2009年加盟盛大执掌盛大广告业务网游传媒后,一度备受陈天桥器重,但最终与陈天桥的思维差异逐渐呈现,“苦于尽快健全盛大平台战略的陈天桥显得有些心急”。知情人士指出,因为观点差异,张雨于2010年底从盛大低调离职,而今网游传媒的概念已经分拆多块,或被出售,或被整合。

如果说上述高管离职尚属和平分手,盛大最近的几次高管离职则有了更为严重的火药味。去年年中,酷6网创始团队与以陈天桥为首的集团高管发生严重分歧,在酷6网创始人李善友黯然隐退后,酷6网副总裁以上创始人员基本“清洗殆尽”。由于抗议裁员,时任酷6网副总裁的郝志中炮轰说:“陈天桥其人根本听不进意见,只要他认定的事,没人能改变的了。”

这种离职人员与老板激烈抗争的情节也发生在后来金酷游戏CEO葛斌斌的“品聚网投资风波”上,到底是葛斌斌盗用盛大旗号,还是陈天桥言而无信不投资,这一未解风波也只能在双方分道扬镳后画下句号。

欲转型恐无将

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曾撰文描述盛大高管,透露陈天桥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并“深信佛教的理论对陈天桥的战略规划和方法论有一些重要的启发”。

这或许能为陈天桥一直怀有的理想化的娱乐帝国梦想提供一些缘由,但陈天桥调整战略、屡斩高管的犀利程度却又与其佛学造诣“不甚和谐”。也有人不愿意从陈天桥的管理性格上解读高管离职原因,更愿意认为这是陈天桥主导下盛大转型的必过情感关。

今年6月,陈天桥首次公开对盛大现状和未来进行了阐释。他表示,盛大想成为一个平台,并且已经开始接近自己的想像:盛大内容三驾马车(文学、视频、游戏)与拆分后的盛大在线(支付公司盛付通、云计算公司盛大云、盛大广告)一起,构建起盛大“三横三纵”架构。

不过,并非每条业务线盛大都能找到水到渠成的继任者,酷6网现任CEO施瑜之前一直在集团总部辅助陈天桥进行集团化体系建设,职业生涯也并未有具体的视频从业经验。而盛大云业务在前CEO何刚离职后一直由美国创新院院长代理。

据悉,从2003年至今盛大累计投资150个项目,覆盖文学、游戏、影视、音乐等多个细分行业,以及云计算、物联网、3G等创新技术领域,从来不缺乏明星级业务负责人的盛大从现在开始面临尴尬。

两年来盛大离职高管一览

(不完全统计)

盛大游戏 CEO 李瑜 2010年2月

网游传媒 CEO 张雨 2010年底

边锋总裁 许朝军 2011年2月

酷6 CEO 李善友 2011年3月

盛世骄阳 CEO 徐蕾蕾 2011年4月

盛大游戏总裁 凌海 2011年11月

盛大云CEO 何刚 2012年3月

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 谭群钊 2012年8月

鬼吹灯小说天下霸唱

宠物信息网

侏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