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氏诡谈之诅咒下

发布时间:2020-04-21 18:03:44 阅读: 来源:焊丝厂家

最近几日张峰的座位上一直都是空的,就像空空的座位一样,我的心也感觉空空的,像是缺少了一种东西一样,我不知道班里没有了24名以后,会不会继续死亡,但是我觉得必须给张峰继续回来上学的勇气!

我在家里,在忐忑的心情下拨通了张峰的号码。但是除了冰冷的客服声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张峰是和爸爸一起住的,但是由于他爸爸经常要忙于应酬不能常常在家,也就是说张峰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的。再加上这次诅咒事件,我一想到这,顿时觉得脊背一凉,张峰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着,小康既然真的是想弄死我们欺负过他的三个人,为什么不直接过来将我们弄死,他偏偏搞一个24名的诅咒是什么意思?再说欺负他的人里我是最多的一个,为什么先死的是井然呢?这诸多的疑问使我本来就不太灵活的大脑有些疼,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还是睡我的觉,明天放学到张峰家里去看看吧。

高三十一班谁考24,谁就要死!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的在我的脑海里重复,我的眼前烟雾缭绕,透过浓浓的雾气我看见小康!他除了脸变得比以前白了之外在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冲着我笑,嘴角里还有摔死时的血迹。

突然!他的脸变得狰狞!一半的脸猛然之间坍塌了下去!压瘪了的肉和骨头一层一层的堆在另一张脸上,那臃肿的半边脸虚空的说着:“死!死!哈哈哈”

我看见他的脚下踩着一个人,那人一动不动,像是死了。

我拨弄着四周的雾气,一点点的向前走着,说:“小康!小康!”。我希望我可以从他那里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我鼓足勇气,但是小康死亡时的样子在我的脑海中闪现,虽然我很后悔当时看他死时的样子,但我想知道答案!

“哎哟!”不知道什么东西将我一绊,吓得我叫出了声,四周很黑,我只能低下头仔仔细细看,天!那是一个人!我本能的抬起头向小康的位置看去,他已经不在了,当我再把头低下的时候,那个地上的人居然把脸转向了我,我的汗也从头发丝流到了大腿根!这地上躺着的正是张峰!

“啊!”我啪的从被子里跳起!定定神,还好只是一个梦啊!我坐起来迷迷糊糊的回忆着那个梦的细节,不好!张峰出事了!这是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我看了看时间,此时还是早上七点!

我匆匆穿上衣服,踏上自行车向着张峰家的方向驶去。

这个时候的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天还有点微微凉,我一只手将自己被风吹的摇来摇去的衣角紧拉,一只手掌握着自行车,但不好的预感一直袭上心头,我心里一直默念张峰不要出事,张峰不要出事!自行车也在拼命的向前走着!

当我路过大桥的时候,我注意到来这里的车辆确实很少,也就是说在很小的几率下,井然死在了车祸上,难道真的是小康吗?我越想身上的鸡皮疙瘩越出的多,不行,我要骑快一点。

张峰的家在远处就可以看见,那是这个小区里有钱人才会住的大房子,他匆匆放下车子,直直狂奔他家。

那暗红色光洁的防盗门没有锁住,轻轻一推门便开了,我大叫道:“张峰!张峰!”

屋内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回答,他们家的空间很大,家具置办的也不是很多,所以在我大声叫张峰的时候,我都可以听见我的回音。

“张峰!张峰!”我一遍一遍的叫着,从客厅到卧室,从卧室到厨房!越是这样,我越是着急,豆大的汗从我的额头滚落,不行!我自己首先要静静。

我坐在沙发上,仔细想着张峰回家后可能做什么,他会去那里?对了!我可以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我播出张峰的手机号时真心乞求可以拨通,果然!号码是通的!但就是没有人接,等一下!我好像听见屋子的某个地方有手机的声音,我蹑手蹑脚的向着那个声音走去,就是在客厅,没错在哪里?

我又一遍的拨通了号码,在环视一周后,终于确定,那声音是来自冰箱里的!我站在冰箱前,犹豫了好久,不知道是开还是不开,最终我还是一把就柜子打开,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张峰!果然在里面!

但是张峰已经被肢解了!他身体的部件将一个三开门的冰箱填的满满的!他的眼睛睁的很大,像是在极力挣扎着什么,我将地上因开柜时掉落的张峰的手捡起,我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勇气,但是我总觉得这些事总有蹊跷。

咦!等等!我想想...不好!死亡还在继续!我要马上赶回到学校!

校园还是和往日一样,同学们读书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校园,我看着他们熙熙攘攘的身影和快乐的笑脸,心里着实羡慕,因为这些是在高三十一班见不到的,大家除了学习学习,就是学习,在20名到30几名的同学都不希望那个可怕的诅咒轮到自己的身上,他们都在为了性命的学习,这远比那些为了考一所好的大学的孩子要刻苦,学习靠前的生怕被人超越,落在24名的位置上,总之除了倒数五六名的,其他的都在狠认真的读书!

“你来啦!怎么才来啊!你看!这次25名是你啊!”我一进教室班上的同学就忧虑的对我说:“不是我多嘴,你看,这张峰考了25名,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消息,这次居然是你...”

“不会吧!”我大吃一惊!本来在班上一直属于靠后学生的我怎么可能考在25名这个位置,是我想也不敢想的,我看着名次表,但白纸黑字却也是千真万确!

虽然嘴上说着不敢相信,但实际上我早料到下一个就是我!

“班主任找你呢!”

“奥!”我想这家伙不会是安慰我吧,我疑心重重的走向了他的办公室。

“你来了啊!”他一见到我就笑眼咪咪的说着:“这次考得不错啊”那讽刺的意味是我第一次觉得他是这么的恶心。

“奥...是、吧”我不情愿的回答。

“都说有一个诅咒,但是那都是假的,你要是怕的话,我可以送你回家”他依旧笑着,我使劲的摇着头说道:“不用了,我才25,不是24,没事的”

“恩,24不是没有了吗,上次张峰就是这样,考了25后人就消失不见了,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怕你...”

“我没事!”我果断的打断了他接下来说的话:“老师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他顿了顿,看了我几秒钟后说:“好吧”

出了办公室,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真的到我了!”

怀着纠结的心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时我听见有人在后面叫我,我一看是我那可恨的班主任,“喂,一个人啊!”

“奥!”出于礼貌,我等着和他一起走,“抽吗?”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递给我,我腼腆的说:“嘿嘿,我不抽烟的”

“哎呀!还不好意思啊!别装了,现在不在学校,你就放心抽吧!?”他将烟硬是塞在了我的手里,还为我将火点上,我刚吸了一小口的时候,忽然觉得两眼昏花,倒头跌在了地上!

“哈哈!小样!”班主任将我拖到一旁的小树林里,拿出一把早就准备好的小刀向着我的心口就猛插下去!

“呲!”

一股鲜红的血柱从班主任的胸膛里射出,击打在了我的脸上,只见他将手里的刀子扔掉,两手紧握着心口,在他心口上的刀子还没有来得及拔去,直挺挺的插着!他极度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我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说道:“早就知道是你了,哈哈,你想杀我,看我不杀了你!”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被插刀子的感觉不舒服吧!”我没有将脸上的血擦掉,笑着说:“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吧?”

班主任哮喘似的,用他那沙哑的喉咙艰难的说:“为...什...么...”

“你傻啊!小康的死是你造成的吧!我知道在他跳楼之前,你找过他谈过话,接下来他就死了,然后就有了24的诅咒,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我们大家都好好学习,提升总体的质量,这样你就可以在全校抬得起头,拿得上补助!为了是你的计划更加完美,诅咒更具有真实性,你决定杀死24名!”

“班上的名次表是你发给大家的,也是你制定的,你选择杀死井然,因为回家路上有一个大桥,你可开车将他撞死,很方便而且没有摄像头,接下来你杀死张峰,是因为作为班主任你知道他家的情况,你首先到他们家里做家访,这让张峰的警惕性放松,你很有机会下手,但是张峰似乎意识到了危险,和你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你最后将他肢解,放在冰箱里,你就以为死掉的尸体腐烂的味道就不会扩散开,但是有一点你忽略了!”

“张峰的手指甲缝子里有很多的肉丝,老师,你的脸刚好也有几道抓痕吧?”哈哈哈我的笑声显得很张扬!

突然,我感到我的腰有些疼!我手按下去时,是血,我的血!接着,我还没有注意,一阵狂风暴雨似的抽插扎在了我的全身!

我无力的躺在了地上,视线变得模糊,但是我还是可以看见一个人手里拿着刀子在我面前一甩一甩的,这人竟然是语文老师!

“你小子说的都对!没想到你这么聪明!”他习惯的将眼镜向上推了推说:“你不知道吧,你的班主任还有同谋的,呵呵,小伙,你想想,张峰的身体是那个残废班主任能打过的吗?现在你知道的太多了,好好的去吧,就当是为了还在努力高考的人做出的贡献吧!”

作者寄语:本人第一篇推理悬疑小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易轶

北京离婚咨询

北京离婚律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