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A股量化教育课

发布时间:2021-01-21 16:00:49 阅读: 来源:焊丝厂家

A股量化“教育课”

在引发A股市场惊魂巨震之后,被证监会认定为“极端个别事件”的光大证券 “乌龙事件”已发酵演变成一堂对证券行业和资本市场深刻反思、查缺补漏的“集体教育课”。  十天内,光大证券、中国证监会、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等都陆续对事件表态或召开发布会,在各方面细节逐渐清晰的同时,也有更多的问题被提到了市场参与主体和监管层面前:如何看待量化投资及程序化交易?如何平衡金融创新与风险?在各种跨市场产品纷纷涌现、跨市场操作渐成惯例的情况下,如何完善和改进跨市场协调监管制度?  由于证监会对该事件已立案调查,最终结果是否能做到“维护市场公平、保护投资者利益”,也将考验监管智慧。  证监会已完成对光大证券的调查取证工作并移交会内相关部门审理。“首先是稽查局做案情分析总结,再交由处罚委做出处罚结果。由于此案属新型案件,为慎重考虑,我们组织了有关专家进行论证咨询,待相关程序完成后会很快公布结果。”证监会内部人士透露。  下一步,证监会将对证券公司使用的程序化交易系统的风险隐患进行排查,防止发生类似事件。而根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获得的一份由上海证监局下发至辖区各基金公司的《紧急通知》显示,各基金公司也已进行自查,全面梳理内控和风险管理制度。  失控的套利交易  8月16日,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按计划开展ETF套利交易,部门核定的交易员当日现货交易额度为8000万元,并在交易开始前由审核人员进行了8000万元的额度设定。9时41分,交易员分析判断180ETF出现套利机会,通过套利策略订单生成系统先后发出三组买入180ETF成分股的订单,共计2051笔委托,委托金额合计不超过550万。  根据证监会的初步核查公告,光大证券自营的策略交易系统包含订单生成和订单执行系统两部分,存在程序调用错误、额度控制失效等设计缺陷,并被连锁触发,导致在11时05分08秒之后的2秒内,瞬间生成26082笔预期外的市价委托订单,并被直接发送至上交所。  “订单生成后150秒没有成交回报,系统认为该交易指令未得到执行,便自动重新发出新的订单。”光大证券前总裁徐浩明在8月18日的发布会上透露。  光大的初衷是进行ETF套利,却因系统的两个部分同时“失控”,几分钟内累计申报买入ETF成分股234亿元,实际成交72.7亿元,导致包括中国石油 、中国石化 、14只银行股等71只个股一度涨停,上证综指最高涨幅达5.96%。  “由于套利交易有多个复杂步骤,如果通过人工下单的交易方式来完成操作,其效率和成功率一定会大打折扣,所以只能借助于专门的套利交易系统,由电脑自动执行。”北京海贝财富投资管理公司执行董事股锋指出。  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理事长、方正富邦基金公司投资经理丁鹏分析,光大证券的“乌龙订单”之所以对股市瞬间产生巨大影响,正是由于其触发了市场上大量的采用“巨单追踪策略”、“区间突破策略”等的程序化交易订单,从而一波波地拉动大盘指数飙升。  系统和风控双杀  在8月18日光大证券召开的发布会上,分管衍生品业务的副总裁杨赤忠介绍,策略投资系统是10个月前开发的,先模拟交易了半年,后又实盘运营了4个月。其中订单生成系统是由光大证券自主开发的,体现公司的交易策略;订单执行系统是向上海铭创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铭创”)外购的产品。  铭创软件内部人士称,出事的这个套利交易系统,是光大证券以“满足量化交易下单更快”这一优先指标要求,在几家软件供应商中选择了铭创。铭创为其定制了订单执行软件,在软件中是否做加装、做怎样的加装都是按照光大证券的要求来做。  此类软件的龙头企业恒生电子的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指出,“铭创的产品价格确实没有恒生贵,但便宜肯定不是光大证券考虑的第一大要素。最主要的是,恒生风险控制卡得比较严,很多东西不会给客户做。”  另外,光大证券曾经对媒体公开表示,2008年公司就购买了国际著名衍生产品定价及风险控制平台MUREX。如果此次“乌龙事件”策略交易系统突然出现问题,那么这套风控平台系统也形同虚设吗?  “量化对冲业务这块是效率第一,为了避免流程复杂的内部审核手续,提高交易效率,他们(策略投资部)的系统采用的是内存风控的模式,也就是将风控指标写入计算机内存中,从而可以在毫秒级完成任务。”光大证券内部人士透露,策略投资部具备完整的前中后台,而公司独立的中后台部门则“参与不足”。  “公司的市场风险主要来源于自营投资风险暴露。”光大证券年报曾特意针对自营领域提出数个制度措施,“投资额度分级授权”、“限额与量化评估”、“不定期压力测试”。但这些制度被证明只适用于传统的风控任务,面对由量化投资引发的风险事件,则心有余而力不足。  正是由于内控合规、风险管理等方面存在重大问题,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自营业务和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主承销业务两大业务均于近日被暂停。  定性关键:期市对冲  如果说8月16日上午的“乌龙事件”是不可预判的非人为原因,那么光大证券在当日午后的卖空行为则属“主动主观”的有意之举。  光大证券公告称,由于当天增加了72.7亿元股票持仓,为最大限度减少风险暴露和可能的损失,公司需降低持仓量,但当天买入的股票只能在T+1日实现卖出。可行的做法是尽量将已买入的ETF成分股申购成ETF卖出,以实现当天减仓,也可以通过卖出股指期货来对冲。  因此下午开盘后,策略投资部开始通过将已买入的股票申购成50ETF以及180ETF在二级市场上卖出,同时,逐步卖出股指期货IF1309、IF1312空头合约,以对冲上午新增持仓的风险。  据统计,下午交易时段,策略投资部总共卖出50ETF、180ETF金额约18.9亿元,全天用于对冲而新增的股指期货空头合约总计为7130张。  “错单后立刻开空单是国际惯例,对冲持仓,关闭风险敞口,才能冷静考虑对策。”光大证券杨赤忠表示。然而由于当天恰逢期指交割,对光大“操纵市场”和“内幕交易”的质疑声也充斥市场。  对此,北京工商大学证券与期货研究院院长胡俞越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首先,光大证券将18.5亿元股票转化为ETF卖出,同时卖空7000多手股指期货合约,这两个措施从本质上看都是一样的,都是理性的自救行为。其次,光大证券当天下午增持股指期货空头合约必然在中金所批准的套利或套保额度之内。最后,根据光大证券的自查结果,光大证券在此次事件中当天的总体盯市损失为1.94亿元,因此并未在期货市场上大幅盈利。  “从光大证券”乌龙“操作本身和最终承担的后果来看,此次事件应该被界定为错单行为,而不应是内幕交易。”胡俞越说,“但要强调的是,光大证券在信息披露上确实是存在瑕疵的。”  从另一方面来看,虽然光大证券在期货市场上的操作备受争议,但期货市场本身的避险功能却因此更加凸显出来。  “在期市做对冲,恰恰是缓冲波动、及时止损的有效途径。如无期指,该事件给广大股民和机构造成的伤害将远超目前。”中证期货综合管理部总监刘奥南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光大证券自营盘当日新增7130手期指空单,按9月合约收盘价2286.2点计算,约合48.9亿元股票市值。虽不能全部补亏,但毕竟对冲了部分亏损。  倒逼交易制度改进  光大事件也引发了上交所对相关交易制度的反思。  上交所发言人在8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股票市场上具有资金实力的大户和机构投资者,可以用一篮子股票换取ETF的方式,卖出手中错误买进的股票,等于是实现了T+0的交易,而个人散户因资金门槛等原因,缺乏“T+0”的风险对冲工具,在跟风买进后难以及时修正错误。  “我们认为有必要进一步抓紧研究论证股票”T+0“交易制度,减少因缺乏纠错手段导致的市场风险。”该发言人称。  面对市场对交易所在8月16日当天光大事件中监管失责的质疑,上交所发言人指出:“证券交易涉及投资者、证券公司、存管银行、交易所、结算公司等诸多环节,市场的有序运行,需要参与各方各司其职、各尽其责,”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避免越位和缺位。”  由此,业内也展开了关于“熔断机制”、取消错误交易机制、结算支付体系和交易所一线监管等深层次的制度建设方向的讨论。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近年全球股市不断出现错盘事件,各交易所因此进行了交易机制上的修改,设置了防控机制。如港交所对报价畸高或超低、数量过大的报价,交易系统都自动警示,要求复核。其二就是预警系统,一旦发现不寻常的订单,交易所应立即发布公告,暂停其股票交易,然后再向其核实,由其发布公告。”  监管挑战  在光大这起“特殊的新型案件”中,从8月19日被正式立案调查,到8月22日传出证监会调查组基本完成工作离开光大证券,再到8月23日官方证实调查取证基本完成,整个进展超过了普通案件的调查速度。  此外,证监会从回应到采取措施的速度也与常规事件不同,在8月16日、18日、21日和23日的四次回应中,公布的内容除调查进展外,也涉及临时监管举措、对券商内控监管影响,以及对于国债期货推出和股指期货运行的市场疑问。在处罚过程中还罕见地引入专家论证咨询过程,足以印证事件的特殊程度。  在证监会即将公布光大证券“乌龙事件”处罚结果之时,证券公司及基金公司等机构的风险自查和排查也早已展开。上海证监局就下发通知,要求辖区各基金公司开展自查,并于2013年8月29日前将相关自查情况以正式报告形式上报,对自查不认真、走过场的基金管理公司将进行专项现场检查,督促整改。  “对近年来证监会基金部及我局在现场检查和日常监管中屡次发现的,诸如投资超比例、估值差错、资金头寸不足、ETF基金IOPV披露错误和股票换购等违法违规行为和操作失误行为,以及策略投资、量化投资、程序化交易、高频交易等利用信息技术系统进行自动交易的产品要重点进行自查和核查,重新检视模型构建、阀值设置、头寸管理、信息技术、授权管理、复核制度等是否合理、有效、过关。”通知中提到。  此外,通知要求基金公司在自查中要全面梳理内控和风险管理制度,重点排查投资决策和交易、注册登记、资金清算和头寸管理、信息技术系统等环节。  据知情人士透露,证监会还邀请了几家基金公司总经理及相关负责人开会,对光大“乌龙事件”进行深入研究,从内部管理、市场监管、市场机构、预警机制、处置应对、舆论引导等方面查找漏洞,提出改进方案和下一步工作安排。  据了解,证监会将建立以系统性风险防控为核心的跨市场、跨部门、跨境金融产品及相关风险的监测监控、评估预警和应急处置机制。  也许对证监会主席肖钢来说,光大“乌龙事件”所引发的监管新挑战才刚刚开始。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